<fieldset id='2x21c'></fieldset>
    <i id='2x21c'></i>
    <dl id='2x21c'></dl>

      <acronym id='2x21c'><em id='2x21c'></em><td id='2x21c'><div id='2x21c'></div></td></acronym><address id='2x21c'><big id='2x21c'><big id='2x21c'></big><legend id='2x21c'></legend></big></address>
      <i id='2x21c'><div id='2x21c'><ins id='2x21c'></ins></div></i><span id='2x21c'></span>
    1. <tr id='2x21c'><strong id='2x21c'></strong><small id='2x21c'></small><button id='2x21c'></button><li id='2x21c'><noscript id='2x21c'><big id='2x21c'></big><dt id='2x21c'></dt></noscript></li></tr><ol id='2x21c'><table id='2x21c'><blockquote id='2x21c'><tbody id='2x21c'></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x21c'></u><kbd id='2x21c'><kbd id='2x21c'></kbd></kbd>
          <ins id='2x21c'></ins>

            <code id='2x21c'><strong id='2x21c'></strong></code>

            民進中央:建議選擇一批重點高校發展數字領域新興專業

            • 时间:
            • 浏览:37

              在全球數字化轉型的大背景下,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數字經濟發展。2019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大力發展數字經濟”。從宏觀層面看,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測算2018年全球數字經濟總規模超過30.2萬億美元,我國數字經濟規模約占全球15.6%,僅次於美國,占我國GDP比重達到34.8%。在產業層面,不同產業數字經濟發展不平衡,新一代信息技術集中應用於消費服務領域,制造業數字化仍處於初級階段。在企業層面,制造業企業數字化水平差異較大,行業領先企業搶占數字化主動權,中小企業數字化進程較慢。

              為加強數字經濟發展,有效支撐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亟需進一步梳理數字經濟發展存在的問題,明確政府、市場職責與邊界,通過政府-市場雙元協作促進數字經濟發展。建議:

              一、強化政府政策支持,引導數字經濟健康快速發展

              1.加強國傢頂層設計,制定數字經濟國傢發展戰略。推進“數字中國”建設,制定數字經濟發展戰略和規劃,實現與區域協調發展戰略、鄉村振興戰略等國傢戰略的相互協調。完善與數字經濟發展戰略相配套的產業發展政策,制定國傢數字經濟發展路線圖。

              2.厘清部門職責形成監管合力。梳理工信、金融、公安、網信等部門在數字經濟發展中各自職責邊界,註重包容性和公平性,構建主體明確、分工協作的治理結構,推動多邊監管,形成監管合力。

              3.推進數據安全法規建設。在我國現有法律體系中添加數字產權司法保護的內容,逐步彌補法律確認難、保護范圍有爭議等數據產權保護的漏洞。推進《數字經濟法》的出臺,特別是加強對涉及個人隱私的數據安全風險防范。完善我國數字貿易規則體系,在數據跨境流動、數據儲存本地化等方面加強監管。

              4.加大數字經濟財稅優惠力度。以財政部為主導,以對數字經濟企業金融財稅的優惠供給推動企業加大數字化研發投入。提高數字技術、產品研發費用在應納稅額時加計扣除的比例,探索與數字經濟發展特征、產品形態、價值鏈條更相匹配的稅收征管制度。

              5.加快數字經濟基礎設施建設。以工信部為主導,加快數字基礎設施建設,超前佈局支撐數字經濟的基礎網絡體系,加速推動數字基礎設施與傳統產業的融合發展。與大型平臺企業共建共營數字化轉型的通用性基礎軟硬件和應用平臺,降低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成本。

              6.構建數字經濟統計核算體系。以國傢統計局為主體,將數字經濟納入國民經濟統計核算體系中,建立對數字經濟規模和貢獻的測度標準,擴展多種核算方法。構建國傢、行業和企業層面的數字經濟發展評價體系。

              二、政企合力充分挖掘市場潛力,保障數字經濟發展要素基礎

              1.加快自主工業軟件開發。部署一批面向制造工藝和制造流程的研發設計類及生產控制類工業軟件重大科技專項,以優秀制造業企業為核心,以“政產學研”合作創新為模式,加速成果轉化及與垂直行業技術的深度融合。

              2.加速數字化賦能平臺建設。政府推動大企業搭建工業雲平臺,建立工業互聯網系統,形成基於大型制造企業數字化轉型平臺和面向中小企業的安全穩定的數字化賦能平臺。監管部門需重視平臺企業成本定 價、用戶使用規則、信息安全等,保護平臺使用企業的利益。

              3.推動數字化轉型服務型企業和行業數字化標準發展。政府鼓勵有能力的企業先行數字化轉型,形成數字化賦能能力,向同領域企業輸出數字化轉型服務。將經驗轉化為行業數字化轉型模式,形成數字化轉型的基礎通用標準、關鍵技術標準、業務標準、服務標準等,以標準帶發展,加速制造業數字化轉型和可持續長遠發展。

              4.強化數字化人才培育。政府選擇一批國內重點高校,開展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興學科專業教學,佈局面向細分垂直領域的跨界技術人才培養。以校企深度聯合培養為手段,針對行業發展與需求培養具有實操能力的應用人才,重視數字化管理人才的培養。